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阴山工作室

中国画网络杂志

 
 
 

日志

 
 

常玉《蔷薇花束》  

2016-08-06 21:19:59|  分类: 西洋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玉《蔷薇花束》 - 阴山工作室 - 阴山工作室
 
常玉 蔷薇花束 保利香港2015秋拍 成交价5900万港元



作品鉴赏

当常玉画得越多而对事物的体验越深,他便越发现那蕴含在其民族血液里的特殊性……。他知道如何以最精简的方式,勾划出事物中的精髓及幽默感。
-约翰.法兰寇
关键性创作年代
综观常玉一生的创作,静物主题横跨近四十年,完整地陈述了风格演变的历程,而在他创作早期最具代表意义的无疑是数量极为稀少的玫瑰主题。虽然中国将蔷薇属的植物再细分为蔷薇、月季与玫瑰等,但在西方只使用「玫瑰」(Rose)表达这几种相似的植物。常玉一生以玫瑰为主题的画作仅有五件,三件有署明年代的作品分别为1929与1931年时所创作,跨越了这两个艺术家生命中非常关键的年份,在数量上也远少于超过五十件的菊花主题画作,更显得极为稀少而弥足珍贵。透过对于玫瑰主题画作的解析,我们得以一窥常玉早期作品中的浓烈情感与创作理念,而其中最早,表现方式也最为特殊的即为此件创作于1929年的《蔷薇花束》(Lot 133)。
根据常玉现有的相关著录与出版资料显示,目前有纪年的油画作品最早可追溯至1929年,往后直到1965年虽一直有零星的作品记录年代,但1929年与1931年的数量却远超过其他年份,也可推断这两年在常玉创作生涯的重要性。1929年常玉结识法国著名的文人及收藏家—亨利.皮耶.侯谢(Henri-Pierre Roché),侯谢开始担任他的经纪人及推广他的画作,两人的合作虽于1932年结束。但1931年时常玉认识了作曲家约翰.法兰寇(Johan Franco),法兰寇不仅与常玉结为好友,更成为他的赞助人,从各方面给予他帮助,此时常玉获画廊邀请举办个展,但亦在同年与妻子玛素.哈祖尼耶(Marcelle Charlotte Guyot de la Hardrouyère)离异,往后常玉终其一生未曾再娶,显示了对于这段感情的重视,或许也因此,他在1930年代之后未再创作以玫瑰为主题的作品。
「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白云还自散,明月落谁家。」
-李白《忆东山二首》
「对天生的尤物我们要求繁盛,以便美的玫瑰永远不会枯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一首》
除了赞颂与象征爱情之外,玫瑰不论在东西方的文学传统中,皆象征了美好的事物,常玉于结婚隔年创作《蔷薇花束》,除了作为他和玛素爱情的表征外,当时他正踌躇满志、乐观豁达,蔷薇花的盛开亦寄托了他对于生活的美好期待与向往。或许因主题的特殊性,《蔷薇花束》罕见地使用线条与渐层色彩勾勒粉红蔷薇与枝叶,镂空的轮廓线中透出背景的墨黑色,仿佛赋予蔷薇花束自发性光源,在漆黑背景里闪耀彰显了自身的绽放。画面下方的白色花瓶未有细节装饰的描写,平面化的造型与块面强调了瓶身的体积感与量感,前景粉红色的转折将白色桌面往前延伸,与黑色背景形塑出完整的立体空间叙述。从《蔷薇花束》可见,常玉致力开拓静物花卉的表现形式,中国传统艺术元素及线条运用进一步为他提供创作灵感,介于轮廓与实体之间的描绘已脱离具象与写实的框架,超越了中西美学传统中惯用的制式规范,花朵与枝叶经过几何化的处理,成为线条的流动与几何元素的重组。自1921年他以写意笔法创作《牡丹》,八年后的《蔷薇花束》明显来自于中西艺术的融合,常玉不仅以蔷薇花束传达了东方文人美学,更对静物画的创作明确开创了崭新的方向及艺术高度,完全跨越西方静物画传承已久的形式与藩篱,以中国传统美学的观点来诠释与拓展西方现代主义,《蔷薇花束》也书写下常玉极具突破性的成就。


常玉《蔷薇花束》 - 阴山工作室 - 阴山工作室
 
常玉 蔷薇花束 局部

蔷薇-圆满与富贵双全
然而,不同于常玉在一般静物作品里如实呈现花卉的样貌,《蔷薇花束》中的花朵与枝叶明显经过艺术家的主观概念化,花瓣、枝干与叶片开放舒展,展现出以线条为主要造型语言的中国绘画特征。常玉自幼学习书法,在此延续了以线条为主的造型原则和表达方式,尤其以左方正面盛开的花朵为主角,中央的花心几何化为完整的圆形,花瓣的层层包裹简化为线条组构,物象的几何化与符号化令人联想起往后在1940-50年代多次出现于常玉作品中的吉祥纹样,其来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古钱纹。古钱纹为象征圆形方孔的铜钱,寓意为「外法天,内法地」,古钱又称为泉,泉与「全」音同,寓意着完备、圆满,作为生活中常见的吉祥纹样,反映了人们求全求备的心理。常玉在此援引古钱纹做为蔷薇花的中心,除了是对于客观物象的主观解构外,更以中国传统形式语言寄托了深刻的意涵,蔷薇花的描写不只是花卉的呈现,而是艺术家对于圆满与富贵双全的殷切期许,随着《蔷薇花束》对于传统文化象征的挪用首开先河,亦明确说明了常玉早在此时已对于自身文化的追求立定志向,作品中的纹样见证了艺术家面对生活的体会与感怀,预示了往后创作中的重要脉络。
光源与虚实关系
常玉作品中鲜少有光源与明暗的描绘,而多以色彩层次铺陈出空间感,《蔷薇花束》运用黑色背景烘托粉红蔷薇与白色枝叶,呈现常玉大胆的思考与创举,不但进一步探讨了轮廓线与实体间的关系,更在色彩的对比映衬下,首次肯定了物象与光线之间的关联性,蔷薇花朵的镂空与枝叶的轮廓线更正式确立了常玉游离于虚实之间的创作中心思想,在静物描绘中,若言明暗与色彩为西方着重的形式元素,则物体的轮廓线明显来自于东方的书画传统,此处光源、色彩与轮廓线的结合可视为常玉真正实现中西美学与形式元素的融合,创造出另一种形式的美学架构,代表了独特的时代意义与精神象征。在目前出版的文献资料中,艺术家再也未使用类似描绘技法于其他作品,却以此为基础开启往后灵感,1930年代后的《婚礼花饰》、《盆中白莲》即以更加虚化的手法刮去轮廓或白描线条呈现虚实之间的对比。描绘蔷薇的粉红色作为画面的主要色调,或许因此带给他灵感以粉红色为基础进行对于造型和空间的探索,之后遍及人物、静物、动物和风景等不同主题,开始著名的粉红时期。由此可见,从外在绘画形式与内在精神,《蔷薇花束》标志了常玉创作生涯的重要里程碑,可说独一无二地代表他的具体成就,并从此将他的艺术生涯推向高峰。
花卉作为自我观照
1920年代晚期至50年代间,花卉静物一直是常玉主要的创作题材,从蔷薇、菊花、兰花、梅花、莲花等他反复描写的花卉,不难联想到中国传统文学中这几种植物所蕴含的丰富象征意义。花卉与植物象征普遍地存在于中国文化的各个面向,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与《离骚》开始,「香草」意象往往是人格情操的化身,植物演变成了一种文化符号,作为传递文人情感与品格的重要象征,香花草木因此逐渐成为人格的外化形式。常玉在作品中保留了「体物写志」的抒情精神,从多样瓶花与植栽的摹写与呈现,可见艺术家对于花卉本身的形象与象征意涵的探讨,已不仅是延续西方静物主题的传统,或东方引自然入室的生活情趣,更是自身的写照与情感的寄托。作品因而记载了常玉的人生历程,相较于他在困顿生活中多写菊花的超然脱俗、梅花的经霜不雕与莲花的出淤泥而不染,蔷薇无疑代表了他在而立之年新婚后对于自己当下生活的表达与阐述,见证他最为意气风发的创作阶段,奠定了他以主观情感描绘物象的创作基础,为我们研究常玉作品风格演变所不可或缺的重要一页。


常玉《蔷薇花束》 - 阴山工作室 - 阴山工作室
 
常玉 蔷薇花束 局部

一脉相承的生命美学
《蔷薇花束》虽是描写静物,但若仔细观察画面中描绘的花朵,则可发现常玉在此呈现了蔷薇由蓓蕾、含苞待放、初绽至盛开的四种状态,如同开花的过程片段,仿佛影射了生命的起承转合,瓶中的花束看似静谧的场景,却上演了内在的生命律动,水平的桌面与暗色的背景点出静态,花朵的开放又突显动态,可说常玉运用了动、静两种层次来描写景物意象,其间不仅是对比,更是动静之间的相互映衬。花开花落成为常玉对于时间意识的阐述,隐含了艺术家自身的存在依据,蔷薇的开放成为强烈的主观性时间与宇宙及自我之情的表达,画中的四枝蔷薇不再是单纯的静物,花开的过程突显了生命的本质与其暗示的时间性,观看画面的一瞬之间即为蔷薇绽放的过程,常玉似乎已不顾虑春暖花开或秋凉雕谢的时序,蔷薇花在剎那间瞬息万变,我们亦从寂静中看见万变,从剎那中看到永恒,即使外在不断生灭变化,却在自然现象中蕴含了无限生机与意蕴。
《蔷薇花束》除了揭示蔷薇的象征意义之外,常玉更从物象的动静之间与成长过程,体察与积极思考了生命的深刻意义。倘若《蔷薇花束》欲强调对于当下生命的感悟与积极面向,则常玉在1950年代后创作《青蛙、鸟、蝴蝶与盆景》中所题诗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可见二十余年后艺术家心态的变化。《青蛙、鸟、蝴蝶与盆景》以客观的角度体察万物,描绘动物与植栽的怡然自得,已不同常玉于《蔷薇花束》表露的主观性与寄托自身的情感意图,或许随着岁月流逝,《蔷薇花束》中生命历程的实践已然转化为《青蛙、鸟、蝴蝶与盆景》物我相亲的宁静状态,作品反映了常玉最为真实而深刻的心理状态,与对于外在世界的感受与体悟。
常玉透过主观的思维来观照外境,作品呈现了直观的灵性情感,进而转化为特殊的审美意识,万物动中藏有静止的永恒,静中亦有盎然的生机动力,他的作品之所以开拓了中西艺术融汇的新境界,在于将自然景物的变化与静谧结合,展现万物的生机与归纳世间的规律。《蔷薇花束》在特殊主题的描绘下,成为揭示艺术家创作理念最早的关键作品,画面体现他任运自在的心境与精粹的物象相融合,象征着常玉人生境界和生命的审美意象,承上启下奠定了往后发展的重要基础,更是他藉由静物探讨内在与外在、虚实与动静之间的完美结合。


作品资料

作者  常玉  
尺寸 73×50cm
创作年代  1929年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RMB  48,498,000 HKD  59,000,000
专场 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
拍卖时间 2015-10-05
拍卖公司 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保利香港2015秋季拍卖会
出版
《乡关何处常玉的绘画艺术》国立历史博物馆 台北 台湾 2001年
(图版,第41图,第88页)
《常玉油画全集》大未来艺术出版社 台北 台湾 2001年
(图版,第81图,第188页)
《常玉油画全集 第二册》 财团法人立青文教基金会 台北 台湾 2011年
(图版,第81图,第125页)
《常玉─中国现代主义艺术的先锋》耿画廊 台北 台湾 2013年(图版,第88页)
款识:玉 SANYU 1929(右下)
来源
法国 巴黎 昂利?皮耶?侯谢
路德迈 巴黎 1997年4月28日 编号 314
法国 巴黎 私人收藏
佳士得 台北 1998年4月12日 编号 13
展览
1997年8月9-31日「常玉」大未来画廊 台北 台湾






━━━━━━━━━━━━━━━━━━━━━━━━━━━━━

阴山箴言 阅画千卷,不如读透一帧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