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阴山工作室

中国画网络杂志

 
 
 

日志

 
 

常玉瑰丽经典《聚瑞盈馨》(香港苏富比2014)  

2016-08-06 20:34:33|  分类: 西洋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玉瑰丽经典《聚瑞盈馨》(香港苏富比2014) - 阴山工作室 - 阴山工作室
 
常玉 聚瑞盈馨 香港苏富比2014春拍 成交价8076万港元



作品鉴赏

蒙帕拿斯的瑰丽传奇
常玉《聚瑞盈馨》创写五〇年代经典

二十世纪初年的巴黎,是世界艺术首都,不同民族、国藉的年轻艺术家,荟萃于蒙马特高地与蒙帕拿斯,大胆挑战学院派传统,掀起现代主义大潮。当时的艺坛百乐皮尔.侯谢(Henri-Pierre Roché),先后发掘了来自西班牙的毕加索(Pablo Picasso)、罗马尼亚的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法国的杜象(Marcel Duchamp)等一众大师,而在他例不虚发的推荐当中,第一代旅法华人常玉,成为他所认定之中国代表。西方对于某一范畴之巨擘翘楚,往往以「无冕王」(The Uncrowned King)称颂之,在华人艺术史上,常玉可谓当之无愧,而本次夜拍之《聚瑞盈馨》(拍品编号 108),则堪称常玉五○年代颠峰杰作。
以静物为自画像,从西方主题到东方精神
常玉在民初画坛地位崇高,不论是同侪之张大千、潘玉良,抑或后来者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均公推为旅法华人之首,吴冠中在散文《说常玉》中回忆巴黎旧事,曾经感叹:「我觉得常玉自己就是盆景,巴黎花圃里的东方盆景。」恰好道出《聚瑞盈馨》的自传性质。花卉是常玉长伴一生的题材,自三○年代起,常玉即以油彩创作盆花,在野兽派与中国白描的影响下,作品呈现平面化空间与简化造型,然而画中的花卉,依然源自客观事物;五○年代以后,艺术家大胆融入想象与臆造,使得盆花之主观元素愈加突出:《聚瑞盈馨》的造型雍容瑰丽,在一方小巧精致的青花水仙长方盆上,植上一株繁叶茂、宝相璀璨的万寿菊,其鹿角形主茎朝天直仰,二十八枚花蕾在上端盛放,突出其鹤立鸡群的形象,正如吴冠中当年发现「常玉画了那么多的盆景,盆景里开出绮丽的繁花,生意盎然……由于剪裁形式构成的完整饱满,浓密丰厚的枝叶花朵往往种植于显然不成比例的极小花盆里。」艺术家去国四十载,其愈近晚年,作品愈见中华神髓,与早年的潇湘素雅相比,《聚瑞盈馨》的盆菊更显壮硕,仿佛暗示即使人在远方,只要凭借故乡土壤,哪怕只是一小撮,仍能开出最缤纷壮丽的花卉,尽诉生命之光彩,自传意味跃然画上!
盆花作为西方绘画题材,至今已有四、五百年历史,其旨在稳定环境中,表现客观的自然物象之美,直至后期印象派画家梵谷以感情炙热的笔触绘画《向日葵》,才开始强调其主观色彩;然而,对于来自东方的常玉而言,在花卉作品中贯注个人元素,却是根深蒂固的人文情结:从公元前三世纪开始,战国贵族屈原开启了「香草美人」的艺术传统,明艳芬芳的鲜花被赋与仁人志士的高尚情操,自此以后,无论是东晋陶潜的菊、盛唐李白的莲,抑或南宋郑思肖的兰,都成为高洁的文化图腾;加上中国艺术崇尚婉转含蓄,画家少有创作自画像,在自叙自况之时,往往寄托于花卉之上,故此其表述方法,亦与西方从形躯到感情不同,而是透过喻体直指理想主义的精神层面。《聚瑞盈馨》写花更写人,可谓兼得东西艺术之旨趣。
宝菊万华:以现代主义升华民族艺术
著名作曲家法兰寇(Johan Franco)与常玉相知多年,盛赞他「知道如何以最精简的方法,勾划出事物中的精髓及幽默感,他的画里蕴含他民族血统里的特殊性。」诚然洞悉了常玉的作品内涵。尽管常玉一直被誉为「东方马谛斯」,无论在色彩运用与构图概念上,都受到西方野兽派之影响,然而其于主题立意、素材选取以至精神面貌,均处处可见中国文化之影响,无宁是以西方现代主义为方法学(methodology),重新诠释中国绘画,并发掘其于新时代之可能性。
常玉生于清末四川大富之家,自幼沐浴传统儒风,其国画师承父亲常书舫,书法则学自翰林学士赵熙;由于物质条件丰裕,艺术家亦广泛涉猎于传统工艺美术,包括丝绸、织绣、瓷器以及高级工艺品等等。这些潜藏深处的记忆,不仅成为其毕生艺术素养,更发酵成晚年的归思乡愁。西方的现代主义在对抗保守的学院派的同时,亦着重海纳百川,将民间工艺与外国美术提炼升华,例如马谛斯从故乡花布中发展出野兽主义,毕加索则从非洲木雕领悟到立体主义;作为远道而来的东方使者,常玉在巴黎华坛亦带来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成为现代艺术的珍贵养份。香港苏富比二○一二年秋拍曾经推出常玉的《聚瑞盈香》,从整体色调与造型上比较,《聚瑞盈馨》与之应视为联袂作品,而有所不同者,是《聚瑞盈馨》更强调垂直空间之发挥,以夸张、变形手法,突出盆花的高耸颀长,使观者在欣赏之时,不自觉地翘首仰望,感受其尊贵、巍峨的风度气质。常玉对物象的夸张与变形,有可能受到法国盛行一时之哈哈镜所启发,而在应用过程中,则借助接近国画挂轴的形式,向上延伸画面,成为古今中西的巧妙配搭。
对于任何观众而言,《聚瑞盈馨》都散发着一种熟悉的中国魅力,这无疑是因为艺术家一直深受中国文化熏陶,在创作中不期然使用最惬意的方式表达自己:其置中式构图以西方静物与肖像为本,而极富装饰性之形象,则呼应宋代著名刺绣《菊花帘图》,及以边文进《岁朝清供图》为代表的经典年画;在盆景细节方面,尽管上方的花叶是画面焦点,下方鹿角式主茎却给予有力支撑,此一上繁下简的布局,显然取法于东方园艺,若仔细分析,此主茎的形态,实由许多稳固的小三角形所组成,将西方几何学化用于无形;盆花碧翠交辉、银光闪烁的色调,使得整株盆景绽放异彩,这种色调似非从观察自然所得,更似受到清代高级工艺品「宝石盆景」之启发,其多以珊瑚、珍珠、翡翠、玉石、玛瑙、红宝等贵重材料模仿自然植物,作为室内摆设,视觉效果富丽堂皇,最佳例子可见于紫禁城里的清宫旧藏。常玉晚年投入漆器与仿古家具制作,创作灵感往往受到传统室内设计启发,形成汲古润今、返本开新的现代风格。
简约背景:参酌东方漆艺,响应抽象浪潮
中国家具对于常玉的启发,还可见于《聚瑞盈馨》的朱红背景,其浓如重枣的色调,深深呼应着中国朱漆屏风,予人喜庆吉祥、富泰舒适的心理效果。艺术家在上色之时,采用排笔作横向平涂,并特意留下匀均笔触,产生层次丰富的质感,并调剂了盆菊的垂直形态,保持画面宽度;值得注意的是,《聚瑞盈馨》在背景处理上相对简约:常玉在盆景底下,往往垫以一条布满中式纹样的织毡,而《聚瑞盈馨》在强化盆花的艺术形象之后,却相应简化了背景,此一增一减体现了常玉张弛有度的创作火候,正如他晚年总结自己的创作,是一个「简化、再简化」的过程,在这背景的微妙调度上,可见他的慎密思维。
一直以来,常玉都被视为兴盛于三○年代的「巴黎画派」之一员,然而步入五○年代,抒情抽象浪潮正在战后的巴黎兴起,其代表艺术家,正是包括赵无极、朱德群、谢景兰等华人在内的年轻世代,而敏锐的常玉亦从中获得蜕变契机。吉美博物馆前总馆长戴浩石(Jean-Paul Desroche)曾提提到:「常玉在1948年与刚到巴黎的赵(无极)接触后,似乎受到这种新兴形式(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并不可避免地作出响应。然而,他俩的取态迥然不同:因为常玉始终没有放弃物象。」《聚瑞盈馨》的背景在删除织毡纹饰后,剩下纯粹的朱红、明黄双色,已是两个几何色块,不但在形式上呼应罗斯科的抽象作品,在精神上亦契合他于1942年在纽约发表的《宣言》:「我们支持以直白手法表达深邃思考……我们鼓吹图像平面,因为这能摧毁虚妄、反映真实。」常玉在作品的简化过程中,适度运用他对于抽象的理解,大胆剥除了背景的具象成份,仅保留其抒情元素,藉以烘托主体,使观众更加集中于盆景所传递的美感与讯息。
成就于巴黎的中国式修行
清代大儒赵翼总结中国艺术发展,提出「赋到沧桑句便工」的观点,认为在数千年中华文明史上,最优秀的艺术作品,总是经历时代淬炼而诞生;常玉生于清末民初之交,本身即处于传统文化与西潮冲击的风口浪尖,加上独特的个人际遇,先后旅居日本、法国、德国、美国,长期置身世界潮流尖端,其视野之开阔,于第一代华人现代艺术家之中无出其右;作为巴黎画派的重要成员,常玉更与当时身处花都的其他大师一般,将自身民族元素融入作品,使得中华文化透过其作品与西方深入对话、交汇,产生富于时代性与普世价值的优秀作品。
此番过程殊非一蹴而就:从二○年代开始,常玉与一众西方大师亲身共证时代巨轮,经历现代主义最辉煌蓬勃的数十年,无论在艺术上、生命上抑或哲学上,都产生了后世难以企及的深刻思考;五○年代,艺术家臻至人生盛年,然而在创作上依然不改初衷,孜孜追求于「纯洁」和「简约」;在漫长的波希米亚式生活中,常玉全面掌握了西方精粹,加上去国日久,在作品中更勇于导入民族元素,特别是象征喜庆吉祥的符号图腾,希望为人间散播美善与喜乐,抒发胸臆的祝愿与乡情。关于这一点,美学家蒋勋如此深入剖析:
「常玉旅居异国四十年,他的乡愁随着岁月,越加浓烈,而乡愁其实并不具体,也许并不是土地、人民这些抽象概念,更不会是世俗浅腐的国家或民族的笼统意象。乡愁有时是一段难以忘怀的曲调,盘桓萦绕,挥之不去,乡愁可能是常玉画中的一片红,喜气却又寂寞。」
常玉创作盆花,化一己寥落为人间热闹,造就以《聚瑞盈馨》为代表的五○年代作品,如此才情胸襟,诚无负于中国艺术史上奇葩之名。
珍罕物证,填补历史空白
《聚瑞盈馨》重现于世,除了为常玉作品大系填补重要一项,亦为其生平事迹提供更多线索。作品背面以法文写上「常玉」(Sanyu)及其晚年住址「法兰西地区巴黎沙坑街28号」(San-Yu 28 rue de la Sablière Paris IDF),并贴有一张「获选参加1958年Jansonne三年展」(Triennale de la Jansonne 1958 sélectionné pour concourir.)之标签。Jansonne位于法国南部,地处因梵谷与高更而闻名的阿尔勒(Arles),以及塞尚故乡埃克斯─普罗旺斯(Aix-en-Provance)之间,在这风光明媚的小镇上,有一座名为「Ch?teau de La Jansonne」的古堡,当年的古堡主人André de Tigny雅好艺术,每三年一度在此举行国际艺术展览。尽管由于古堡业权易手,Jansonne三年展今天已不再举办,但故址犹在,面貌依然完整,而在法国文化部的档案库中,仍能找到相关纪录。
Jansonne三年展每届特设三组奖项,奖金总额高达500万法郎,分别颁予已成名艺术家(an established artist)、崛起中的艺术家(a rising artist)与年轻艺术家(a young hope);1958年,这三位得奖者分别为Durand-Rozé、Robert Humblot与Gabriel Godard,其中最年轻的一位、现今八十一岁的Gabriel Godard表示,自己是在1957年的巴黎秋季沙龙(Salon d’Automne)看到宣传海报,于是报名参展。在他至今保存的1958年3月11日Le Provencal剪报上,清楚可见常玉名字出现在参展者名单,同场的亚洲画家,尚有来自越南的武高谈(Vu Cao Dam);考常玉多次入围春季与秋季沙龙,估计亦是透过同样渠道得知Jansonne三年展。当年的展览竞争激烈,由包括André de Tigny所组成的11人评选团从来自7个国家、合共617幅参加作品之中,最后只筛选出240幅,并于1958年4月5日至8月31日期间在Ch?teau de La Jansonne展出;在其他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之上,同样贴有《聚瑞盈馨》画背之标签,并流传至今,可知常玉当年精选本作送往参展,将其独有的合璧美学,深入推广到西方社会。
沧海遗珠,续写传奇系列
六○年代初期,常玉曾经准备回归东方定居,并亲自挑选一批优秀作品运往台北,尽管最后没有成行,该批绘画却并未遣返,成为今日台北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其质量之精美,堪称常玉国际公共收藏之首。在此其中,有一系列盆花作品,无论尺幅、背景、花盆以至花卉形态,俱与《聚瑞盈馨》相近;若将这几幅作品并列而观,则彼此不仅互相辉映,更可见艺术家当年似乎有意以相近比例与尺幅创作,组成既可并观、亦可独立的作品,作为其盛年代表系列,强调与早期迥然不同的风格;纵观在市场流通及藏于私人手上的常玉作品,论尺幅之恢宏与画面之盈瑞,《聚瑞盈馨》亦是少数能与史博馆典藏相媲美者。常玉油画数量珍稀,在收藏界一直备受追捧,更被视为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之市场指标,《聚瑞盈馨》势引来藏家逐鹿!
1958年,在巴黎所有沙龙里都张贴了绘画竞赛的海报,鼓励画家提交自己的一幅作品,主审员将在赫非? 阿尔勒的Jansonne城堡揭晓竞赛结果。此次竞赛为一次艺术三年展的一部分,不计其数的画家都迅即提交了自己的画作。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不断盯着海报细细打量,天真地希望自己的作品被人注意到。同当时其他参与竞赛的画家一样,我们都认为画作质量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入选乃至获胜的标准。我坚信当时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怀着这样的心情,在Jansonne城堡中,主审员评议出最后三位胜出者:一位资深的艺术家、一位职业生涯刚刚过半的艺术家,还有一位艺术新秀——即是笔者本人。我们三人都怀着喜悦心情接受奖项,对我个人来说,这简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与快乐。
我们齐聚在Jansonne城堡,身边围绕着当地官员和城堡主人。酒杯齐举,赞誉声声,欢声笑语久久不息,城堡洋溢在欢乐的气氛当中,直到傍晚才稍稍平息。
在那个时代,「市场营销」的概念还未兴起,真正的收藏家的知识和热忱还未被商业化头脑所取代,品味才是关键,而并非「一桩好买卖」。那时,真正的智者欢乐来自于雕塑、绘画和音乐。这种矛盾非常重要,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许还有警觉性。
接下来几天,我们返回巴黎,各大报刊仍然在报导此次绘画竞赛。那个时候,艺术家们还可以指望报刊媒体在各大版面刊登有关新作品的消息。
自此之后,以我所知,再也未有像三年展绘画竞赛这样的消息。这个竞赛为何会中断,好像并没有一个人知道。


作品资料

作者  常玉  
尺寸 130×74cm.
创作年代  50年代作
估价  咨 询 价
成交价 RMB  63,800,400 HKD  80,760,000
专场 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
拍卖时间 2014-04-05
拍卖公司 香港蘇富比拍卖有限公司
拍卖会 2014年春季拍卖会
款识:玉SANYU   SANYU,28 rue de la Sablière IDF(作品背面)
展览    法国,赫非?阿尔勒,Jansonne城堡〈Jansonne三年展〉 一九五八年四月五日至八月三十一日
来源    法国重要私人收藏
注:画背贴有画家工作室及Jansonne三年展展览标签






━━━━━━━━━━━━━━━━━━━━━━━━━━━━━

阴山箴言 阅画千卷,不如读透一帧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